18,鴻雁於飛,肅肅其羽(六)


  
諸航捂著話筒,悄悄瞄了下身後的莫小艾,不著痕跡往路邊走了走,這才做出一幅尊敬的口吻:“小姑夫好,,帆帆今天乖,已經睡下了。朋友正好有事,我現在外麵。”睜著眼睛講瞎話,麵不改色,心不亂序。
“你在北京城吧?”晏南飛呼吸有點急促。
“當然,北京是我家,我不在這,還能在哪。”
“那行,咱們見個麵,不會太久的。”
“小姑夫,我真在北京,你不信,我找個座機打給你。”諸航就差舉手發誓了,“我對帆帆爸爸現在沒意見,也沒做什麼事影響他工作。”
卓明和歐燦對首長還在生氣中,但畢竟帆帆是卓家的孫子,感情上必然放不下,現在又不可能走下台階,於是卓陽和晏南飛就成了和平使者。上次,晏南飛拍了帆帆的錄像,肯定是拿去給他們看。她跑去南京,給晏南飛碰到,她想晏南飛對她仍然不太放心,所以才這麼關注她。
晏南飛在電話那端樂了,“我知道小諸是好孩子,你姑姑今晚有活動,家就我一人,吃飯冷冷清清的,想找個人陪。小諸嫌棄姑夫太老麼?”
諸航訕然地耷下眼簾,踢飛一顆小石子,“怎麼會,小姑夫風流倜侃、風華正茂,正是人生黃金年華。”
“你這樣講,我就有自信了。我到哪找你?”  ^H小說 http:///duanpian/1.html   諸航轉身抱歉地看著莫小艾,眼珠骨碌碌轉了幾轉,說了個地址。
“不要解釋,你要我放鴿子。行,那這一頓算你欠我十頓,我會好好記著。”莫小艾很通情達理。
“你這是敲詐。”諸航強烈抗議。
“那麼你帶我一塊去呀,我不介意麵對陌生人的。”
“好了,好了,十頓就十頓。”小艾不是寧檬,對吃不講究,一碗牛肉麵也能吃得眉開眼笑,“我送你去坐車。”
公車來得很,莫小艾上車前回了下頭,一臉諱莫如深,“豬,我怎麼覺得你好像沒離開過北京呢?”
諸航半張著嘴,吸了一口冷風,一口汽車的尾氣,把眼淚都咳出來了。
晏南飛開著車,張看著路邊的店鋪,好不容易找到了個汽車的泊位,向一個花店的小姑娘打聽了下,才找到諸航說的那個地址。
愣了有十秒,硬著頭皮推門進去。
電子遊戲廳一片噪音。
大廳擺放著投籃、賽車、格鬥、射擊等所謂內容健康的遊戲機。不少孩子在玩兒,音樂聲、車聲、廝殺聲、射擊聲此起彼伏。一個女孩子在跳舞毯上又蹦又跳,銳聲尖叫。晏南飛回頭瞅她一眼,綠豆芽身板兒,一張少女的臉叫脂粉搞得慘白,塗著時尚的藍唇膏,一望而知是90後。
角落有個小門,進去走過一段灰暗的過道,麵藏著幾十台電子賭具。紫紅的燈影下,諸航在玩瘋狂三色機。她運氣不錯,五十元的遊戲幣投進去,嘩啦嘩啦從吐幣口湧出一堆硬幣。
“要不要玩兩把?”諸航看見了他,笑著遞過一把遊戲幣。
晏南飛心中是波瀾起伏,其實他一直也在納悶,自律而又沉穩的紹華怎會和這麼個小姑娘走到一塊呢?可是從見到諸航第一眼起,他就不忍心亂懷疑諸航一下。他堅持他們之間是愛情,而愛情從來不按常理出牌。
可是看著眼前這個笑得一臉惡作劇的孩子,他承認紹華與她之間的距離應該是天與地。
他接過遊戲幣,但他手氣不好,一把遊戲幣陸續投進去,一無所獲。而諸航在鄰台拍克機上又贏了一堆硬幣。
“還好,不算血本無歸。”他自我解嘲。
諸航自豪地一撇嘴,“那當然,我是誰呀!”
她湊到他耳邊,“這個其實是有規律的,前提是你要摸著它的脾性,你信嗎?”
“信!”晏南飛忙不迭地點頭,生怕她又玩上了,“我們出去吃飯吧!”
“這的盒飯做得很不錯,我請客。”
晏南飛啼笑皆非,“小諸,你沒看到別人的眼神麼,姑夫在這已經像個笑話了。”
諸航笑,“小姑夫來這,是這個店的榮幸。你等我換下錢。”
她贏著是不少,皺巴巴的鈔票抓了一手,就那麼胡亂塞進了口袋。
出了遊戲廳,晏南飛覺得北京今晚的空氣是那麼的新鮮、芬芳。諸航堅持要請客,他沒敢答應。
諸航嫌餐館點菜煩,最後兩人去了家咖啡館,麵有商業套餐供應。
等餐前,兩人各點了一杯咖啡。他替她放上方糖,用銀匙攪拌著,眼睛微微抬了下,佯裝不經意地問:“小諸,那天來車站接你的人是?”
“那是我的隱私。”諸航扮了個鬼臉。
晏南飛笑,端起杯子,“這算什麼隱私,我都看得非常清楚了,你倆長得有點像,是姑姑?”
“小姑夫什麼眼神,明明那麼年輕,怎會是姑姑,是我姐啦!”
手中的咖啡杯一抖,潑出半杯,“這咖啡太燙了。”晏南飛抽出紙巾擦拭著,麵容扭曲。
“我這杯還好。”諸航喝咖啡是名幅其實的喝,一口就咽下半杯。
“小諸這麼大的,多數是獨生子女。她是你堂姐?”
小姑夫有點八卦嘍,“在我們那兒,喊堂姐要加上名字,某某姐,我姐當然是我親姐姐!”諸航很幸福地顯擺著。
“你們。。。。。。之間相差好幾歲?”晏南飛顫微微地咽了下口水,擱在桌下的那隻手哆嗦起來。
“嗯,十八歲。”
一隻蝴蝶能引起一場大的風暴,諸航這輕飄飄的一句話,讓晏南飛瞬間驚得魂不附體。背脊後寒毛直豎,渾身像跌入了一下冰窖。然後又像被扔進了一個融爐,烈煙與大火熏得他無法呼吸。
“姐妹倆相差這麼多很少見。”大腦已不聽指揮,他隻是憑著本能在回答。
“這是計劃生育整的,不然應該有很多。,我是漏網之魚。”
他目不轉睛地看著她,她晶亮的雙眸,閃躍的眉宇,說話時鼻子皺皺的俏皮樣,認真時鼓起的雙頰。。。。。。
“小姑夫?”諸航震愕地看著緊緊抓住她的手臂。
“小諸!”他想摸摸她的臉,他想把她抱在懷,他想問。。。。。。
他沒有勇氣。
襯衫被冷汗都浸濕了。
“好好吃飯。”服務生適時地送上餐點,解了他的圍。
諸航不解地點點頭,小姑夫像受了什麼重創,眼神灰暗迷茫。
“最近工作不順心嗎?”她小心翼翼地問。
晏南飛勉強擠出一絲笑,“小諸的名字是誰取的,像男生的名。”
“姐姐呀!航就是飛行,同學打趣我是隻會飛的豬。”
“這樣啊,你想往哪飛?”他木木地問。
“大雁也是向南,我不想標新立異,肯定也向南。”
一根利刺狠狠地戳進他的心,他疼得眼前發黑。
“小姑夫,謝謝你請我吃晚餐。我該回去了。”
他聽到諸航在說話,他應該起來送她,女孩子孤身夜行不安全,可是他兩腿發軟,站不起來。
“不要坐公交,打車回去。到家給我個電話。”他叮囑。
“才八點多,沒事的。小姑夫,再見!”
他深深地凝視她遠去的背影,一股熱浪湧滿了眼眶。
公車台挨著諸盈家的公寓樓,進屋前,諸航看了下院子,摩托車不在,駱佳良又加班去了。
梓然在屋內寫作業,她把路上在肯德基店買的一盒蛋撻討好地拿進去。
“別煩我,正想題呢!”梓然不耐煩地斜視她。
“我幫你做。”
梓然按住作業本,像受了什麼侮辱似的,臉脹得通紅。
諸航一吐舌,慌忙往外跑。
“馬上聖誕節了。”梓然扔出來一句話。
她回身,房門關了。
抓抓頭,懂了,她得給這小子買禮物。應該的,她是小姨呀!
諸盈聽到聲響,走了出來,“航航,你去換衣服,我給你下幾個餃子。”
“我吃過了,姐!”
“餃子不當飽,是你喜歡的芹菜餡。”
諸航聽話地進了臥室,諸盈剛剛在聽音樂、看書。姐也時髦了,居然聽陳楚生的歌。
她擰擰眉,這歌是新歌吧,以前沒聽過。
他說他愛她,他讓她等他
他說他總有一天出人頭地後回來娶她
她也很愛他,是他的青梅竹馬
她讓他放下牽掛
卻禁不住淚濕了眼眶
有時候愛情讓人相信地久天長
有時候又讓人肝腸寸斷
曾經的他為愛奮不顧身
他穿過人海來到了上海
在充滿欲 望的空間 他漸漸迷失開始彷徨
她也曾等待 他也很無奈
她給他寫很多的信
一封一封卻石沉大海
有時候愛情讓人相信地久天長
有時候又讓人肝腸寸斷
有些人錯過卻不再回來
。。。。。。
陳楚生的嗓音低沉磁性,很適合演繹這類的傷感情歌。男麵,諸航喜歡張傑多過陳楚生,她關上音箱,打斷這幽怨的吟唱。
諸盈撈起餃子,一回身,諸航看到姐姐眼眶發紅。
“姐?”諸航對於姐姐,總有一顆細膩而又纖柔的心。
“熱氣熏的。”諸盈輕描淡寫地說道,給她端作料。“今天報上名了?”
“報好了,考試在元旦後麵。”
“這幾天別出門,在家好好看書。”
諸航默默地吃著餃子,看姐姐這樣,她不敢提搬出去的事。
“姐夫又加班?”
“年終了,辦公室事多。”
諸航戲謔地問道:“姐,你怎麼從不查姐夫的崗?”
“有什麼好查的。”
“姐夫也是一枚熟男,還殘留些魅力指數,說不定。。。。。。姐?”
額頭上吃了一巴掌,諸航委屈地抱著頭。
“吃好,把碗洗了,把家地拖一下,你太閑了。”諸盈瞪瞪她,去給梓然放洗澡水。
“我。。。。。。隻是打個比喻麼,未雨綢繆。”諸航聲如蚊蠅。/AU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