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,既見君子,雲胡不喜(二)


  
吃完晚飯,諸航習慣回宿舍一趟,上網看看,再洗個蘋果啃著,有助於晚飯消化。
寧檬趴在窗台上,拿著望遠鏡四下巡。
那望遠鏡是軍訓時小教官送她的。
寧檬個子小小的,那雙眼睛看人時喜歡眯著,像勾人似的,其實她是近視。你落花多情,她流水無意。
小教官就是被那雙勾人的眼誘惑了。軍訓結束後,小教官一周來看她一次,有時是一束野花,有時是一袋水果。寧檬生日那天,他送了這架望遠鏡,說不管他身在哪,她都能看得見。
吹牛!這望遠鏡倍數又不高,了不得看看對方的男生樓。
一學期過去,小教官與寧檬的故事早已結束,望遠鏡仍完好如初。
寧檬嘖嘖稱讚,學校真是人性化呀,男生樓與女生樓隔窗相望,窗外真是風景無限!
諸航這間正對著男生樓的水房,男生們晚上穿條小內褲在這梳洗、擦澡,那扇積滿塵埃的窗從來不關。
此時,望遠鏡的作用就充分發揮了。
真是環肥燕瘦、各有千秋,寧檬嘴邊常掛著這句話,說時,還不住去摸鼻子,生怕不小心會流鼻血。
諸航對此從不感興趣,她從小和男生整天廝混,從沒覺著他們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。
同屋的莫小^H小說 http:///duanpian/1.html艾偶爾過來瞟一眼。還沒看清,就羞得滿臉通紅。
莫小艾是好孩子,同學和老師都這樣說。
“上帝,豬!”寧檬嬌聲驚呼,仿佛UFO落在對麵的屋頂上。
上帝與豬可以相提並論嗎?
諸航眼都沒抬,她正在電腦上挖金子,那是極弱智的遊戲,但玩起來人很放鬆。
“周文瑾師兄呀,我等了三個月終於看到他了,好激動。我靠,超有型,那寬肩、小腰、長腿,迷死人啦!”
“少在我麵前提這人。”諸航拍案跳起。
寧檬目不轉情地盯著,“怎麼,還在羞惱他的襲胸事件?好了啦,我不知有多羨慕你。”
大一是新奇的,對什麼都滿腔熱血。真的大學生涯開始,就有種上當受騙的感覺。那一堆的書,名字看著學問很高,學起來卻是煩悶加枯燥,而計算機專業更加明顯。
教授們又極不爭氣,能把人熏睡,也能把人催逃。
課程這麼無味,精力如此旺盛,隻有找其他途經發泄了。
寧檬是戀愛。
莫小艾是看漫畫。
諸航是打籃球。
諸航球打得極好,頭發短短的,身材高挑,一件大T恤,一條中褲,皮膚曬成蜜色,往男生中一混,冷不丁就魚目成珠。
諸航很在計算機係出了名,男生女生都簡明扼要地叫她“豬”。
那天,和幾個男生在球場打比賽,汗水把視線都模糊了,對方一個同學被老師喊走了,有人替補上場。
球傳到她手中,她跳起投籃,替補的那個仗著身高蓋帽成功,球又回到她手中,她做了個假動作,那人沒上當,向前一躍欲搶。球從她手中滑落,那人一時收不回手,兩隻手掌正正地印在她的胸前。
雖然她形容自己是飛機場,那也是個有坡度的飛機場。
那人呆若木雞。可能想不到這生猛的球員居然是女生。
她憤怒地跳起,雙手一推,那人踉蹌兩步,跌坐在地。
那人就叫周文瑾,大三,從工程係轉過來的。
她和他的梁子就此結下。
所以他縱使“貌美如花”,在她眼中也是一人渣。
“唉,真是吝嗇,還穿背心、長褲,露兩點又不少塊肉。”寧檬氣憤。
“豬,晚上陪我去看個老鄉,我媽媽托他帶了點東西給我。”莫小艾念念叨叨從外麵進來,雙手合十,不住向諸航作揖。
她膽子特別小,而諸航沒有膽,一個人在球場練球能練到半夜。
“行!”諸航正煩,出去透口氣也好。反正也沒興趣去圖書館搶位置,搞不好會碰上那個周文瑾。
傍晚的公交總是擠得人不能呼吸,習慣就好。
夜色緩緩降臨,街頭的華燈一盞盞亮起。春日的夜晚,令人沉醉。
“我那個老鄉很優秀,是中校,在國防大學進修研究生,作戰指揮專業。”莫小艾說道。
“中校是多大的官?”諸航對軍中的官銜沒概念。
莫小艾雙目幽幽燦亮,“軍中官職是尉、校、將三個等級,中校在校麵的中間,將最大。”
諸航喔了聲,沒什麼興趣。
“我老鄉有位教授是少將哎,一花一星,才三十出頭。少將相當於軍長啦!”
“不會吧!”諸航怔住。內戰時,林彪十八歲任軍長,被稱為軍事天才。那還是特殊時期,大部分人不上學,有點本事就被吹得天大。現在可是和平年代,精英輩出,三十出頭的少將,太誇張了。
莫小艾鼓起雙頰,拚命點頭,“真的,他是國防大學特聘的,一周隻上一節課。”
“他是不是全軍楷模?”諸航打趣。
“我老鄉說是遙不可及的星辰,他是開國以來最年輕的少將,估計後無來者了。”
兩人相視大笑,差點錯過了站。
國防大學門前士兵如石雕,肅穆莊嚴,情不自禁要放緩呼吸。
莫小艾打了電話給老鄉,過了會,老鄉提著個大包跑出來。
兩人隻說了幾句話,老鄉就著急告辭,說晚上還要上課,軍中紀律嚴明。
兩人目送他走進大門。
一輛黑色的轎車無聲地從夜色中駛出,站崗的士兵刷地抬手齊眉,大聲喊:“首長好!”
車停下,車門打開,一位俊偉的男子從麵跨出,微笑回禮。
熾目的燈光清晰地灑在他肩上的一星一花上。
本已俊逸逼人,再一身的軍裝,越發英氣勃勃,沉穩卓然。
諸航與莫小艾不禁雙手緊握,屏住呼吸。
他並不知自己落入別人的眼中,泰然接受一路軍官的致禮,款步向前。
諸航扭頭看莫小艾,兩人不約而同跳起來。
是他,是他那位傳說中的少將。
“MAN啊!”諸航叫道。
“帥啊!”莫小艾喊著。
那時,諸航覺著真的很幸運,居然親眼目睹到這樣的傳奇人物。
如同皮特很性感、基諾維斯很迷人、金賢重非常養眼。。。。。。見到都會興奮地想尖叫,但是從沒想過這些人和生活的自己有什麼關係?
仰望他們就好了。
隻有周文瑾那樣的人才避不開。/AUT